• 当前位置
  • 首页
  • 家庭乱伦
  • 最新排行

    表哥替我开苞

    发布时间:2020-06-17 00:02:11   


    忆往事,峥嵘岁月。在我十五岁那年,我在南京就读于一所重点中学,当时,由于在毕业时我的一门主学科考试成绩不及格,而且平时我对于学习也很不重视,所以我名落孙山,不得不使我决定放弃我想学的专业,报考了一所省内响名的体育学校,以前,我曾经有过一个想当风流明星的梦想,可是因为学业的改变,梦想也就这样成了泡影,但凭我那优美健康的身姿及体育技能,我没费多少精力便被录取了。

    时间一晃,三个学年转眼就过去了,学院马上又要放假了,这次我准备在放假后回我的故乡,地处长江三角洲的南京市去渡假。自从上学后,我已很久没有回柳林渡假了,对这个住了十多年的大都市,我还是存有一份怀念之心,尤其是让我日夜牵挂、经常思念的,我那三年末见面的表哥 -- 张华。

    当我决定好回南京的具体日程后,便写了封信给我的表哥,同他约定一同回南京度假,并让他来车站接我。

    经过一天一夜的长途跋涉,当我步下火车时,一眼便见远处,表哥张华已经呆在车站门口等我了,这时,表哥也看到了我,马上就向我跑了过来,同时一边朝我不停地挥手,一边激动地喊道:“徐萍... ”

    “表哥...”很长时间没有见面了,我们表兄妹紧紧地拥抱着,谁也说不出一句话来,这时的我,已长得亭亭玉立,一张小家碧玉的端丽面孔,皮肤雪白光润,身裁婀娜多姿,尤其是我那一对灵动的大眼睛,眨呀眨的,显现出无比的娇媚,现在的我,已不再是三年前幼稚的模样了,真是女大十八变。

    “小萍,你长得更漂亮了。”表哥搂着我的细腰,当我们走过天桥,向车站的出口走去时,他忍不住地对我说。

    “表哥!几年不见,怎么学会一见面就拍人马屁啦?”我调皮的问着表哥,这些年过去了,我的调皮的性格,还是一点没改,一张嘴就专会讽刺人。

    “哈哈!你这一张嘴真利害,等下我告诉舅妈,叫她把你这张嘴给缝起来,叫你不会再嚼舌头根。”表哥笑着对我说。

    “别抬出你的宝贝舅妈,我才不怕我妈呢,见了面,她爱还爱不过来呢,怎么会给我利害呢?”

    “好啦!好啦!就你利害,怕你啦行不行?小萍!你快点说,是要走路回去呢,还是我们叫辆计程车?”当我俩走出了车站时,表哥侧着头向我问道。

    “这,我倒是没意见,客随主便嘛!女孩子总是要听任你们这些大男子汉做主的,你说是吗!”我无所谓地对表哥说,此时此刻我的眼睛只顾望着车站前的中山北路来来往往的行人,络驿不绝的汽车,我只觉得柳林比三年前更热闹了。

    “还是叫辆计程车吧,等会回家后,你又要告诉你妈,说我待慢了我们的贵宾呢,到时我可说不清了!”表哥自顾自的说着,也不再征求我的同意了,随手招了一辆计程车,直驰我南京东路的寓所。

    我的家乡南京市,是一个风景优美的海滨城市,地处长江三角洲,每当春秋季节,长江上沙洲点点,波光洵洵,偶有白鹭飞过,激起阵阵水花,风景特别别致,令人目不暇接,置身于此,仿佛连时光都会静止倒流。更别说是江面上众舟竞帆,天空中飘着白云,青山绿水相连的人间美景,真是名不虚传的好地方。

    姑娘十八一朵花,十八岁的我正是姿色迷人,分外漂亮的岁月,就拿我的身材来说,现在是那么成熟诱人,不是我夸口,就连一些电影明星,也不能和我相比较,总之,我是有过之而无不及。你看我:一米七五的个头,一头黑亮的披肩长发,姣好的鸭蛋脸形,两道细细的柳叶眉下,是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,充满着无限深邃的神秘;雪白柔嫩的肌肤,光洁雪白的项颈,衬托着胸前那一对小巧而丰满的乳房,乳峰高高地向上翘起,仿佛随时都会跳出来似的,走起路来,上下微微抖动,诱人的鼻梁配着菱角分明的樱桃小嘴,以及浑圆修长的大腿,全身都显示出了少女特有的诱人媚力。

    我的性格也很活泼,有些小伙子就爱接近和戏弄我,每次我总是红着脸故意不理他们,他们还经常在背后议论我,称我是冷面美女,其实我们少女在一起,谈论的话题也是和众多小伙子们一样的,都想早点和异性接触,什么亲吻哪,拥抱呀,总之,我们每个女孩子,也都想亲身体会一下男女在一起的滋味。

    整个假期,表哥张华和我朝夕相处,从兄妹感情逐渐发展成热恋中的情侣。感情的加深,使我们更加难舍难分。

    我的表哥张华也是从福州学院回来渡假的,今年刚满二十二岁。他的脸上总是带着微笑,潇洒的高个,唇边黑色的胡子显示出男性成熟的象征,而他那充满智慧的头脑,给人一种机灵的印象。说实在的,表哥的象貌,并不是那么能吸引人,而真正让我注重的是,表哥少华他那男性的魅力。尤其是,透过少华那紧绷绷的牛仔裤,依稀能隐约看出他雄壮的阴茎,这更令我想往。

    每次和表哥张华接触,我都感到全身骚热,阴部发痒,仿佛有什么东西马上就要从湿润的阴道里涌出来似的。在我同张华多次接触后,我真正感到表哥是一位懂礼节,并且性格非常开朗的男性,同时,他的嘴也很会说,我常常依偎在他的身旁,让他讲一些有趣的故事。有一天,在听他说时,我故意装做害怕,将身子靠近了他的胸前,双手紧紧抱住表哥的腰,我俩并排坐着,我看得出表哥张华对我十分动情,但还不敢对我放肆,我也深深地理解他。

    自从我爱上表哥以后,我这颗心,整天都受着一种折磨。只要我一接近他,我的全身就有一股说不出的感觉,春心荡漾,心神恍惚,我多想同表哥张华偷偷地尝试一下性交的快乐呀,可是少女的羞怯,总是让人羞羞答答。

    终于在我十八岁生日的那一天,表哥同我都尽情地喝了点酒后,我们又搂在一起谈一些有趣的事,此刻我假借酒意,装作无意的样子,漫不经心地将手放在了张华的大腿根部,慢慢接近了他那鼓起来的地方,轻微地按摸了一下,这时,表哥再也控制不住他的情感,一下子用力将我搂抱进了他的怀里,用那颤抖着的嘴唇,不停地亲吻我的嘴,我真受不了表哥如此热辣辣的狂吻,伸手一把握住了张华那雄壮的阴茎,表哥的阴茎真硬呀。当然,那天表哥也揉摸了我丰满的乳房,但没有摸弄我那有点发骚的。

    这天,吃过晚饭后,表哥向我提出∶“徐萍,吃过晚餐我们一同到植物园去玩,好吗?”

    “好啊!做完这些,我们就走!”我爽快的回答。因为我清楚地知道,那天表哥没有同我进一步发展下去,尽情地摸弄一会我的阴部,是由于家中人太多,今天表哥一定会对我有所动作。我暗想,只要表哥想要,我一定会满足他的一切要求。尽管如此,但我毕竟还是一个处女,总会羞答答的推拒的!但只要张华坚持,我想我会顺从表哥的心愿,使表哥离不开我。表哥搂着我纤细的小腰,慢慢散步在街头,我们一边走,一边观赏着都市夜晚华灯初上的美景,最后,我们互相搂抱着来到了植物园。

    植物园内一片漆黑,树木花草又多又大,就是白天在树荫下,阳光也照射不进来,何况是晚上的这个时候呢?

    远处,浓密的树荫下,依稀可以看到一对对热恋中的情侣,在做一些不好见人的事儿。见此情景,表哥也一下将我搂进他的怀里,轻轻地同我亲了一个嘴。确好此时远处有人走了过来,我急忙害羞地将表哥推开,张华这时也看到有人过来,马上对我说:“徐萍,我们换个地方好吗?”

    我点了点头,跟随表哥不知不觉走到了树林深处,我们拣了个浓密黑暗,不易为人发现的草地,背靠一棵大树坐了下来,我温柔地依偎在表哥胸前,静静地听着表哥激烈地心跳声。

    夜幕降临了,林外的湖水象天空一样宁静,偶而传来几声青蛙的鸣叫声,这是多么宁静的夜啊!在这如此宁静的夜晚,有多少的年青夫妇,正在此时享受着美好的两人世界的幸福生活啊!

    我俩紧紧地搂抱着亲吻了一会,表哥伸出一双发热的手,扶在我的肩上,体贴地对我说:“小萍,你身上冷吗? ”我轻声回道:“嗯!好像是有点冷!”其实我并不冷,只觉着全身有一种难以控制地冲动。

    我紧紧地依偎在表哥的怀里,而表哥张华侧轻轻地用那有些颤抖的手,抚摸着我的头发,我含情默默地回过头来,似乎从表哥的眼中看到了一股强烈的光芒,在不停地闪耀,我将头轻轻地靠在了他那结实的胸膛上,再一次感觉到了表哥的心脏“咚!咚!咚! ”地跳得很快。

    表哥使劲搂着我纤细的腰部,我感到有个棒状的东西,在我的腰部,突突的跳动着,并且逐渐发硬。这时,表哥猛地搂住我,疯狂地同我亲嘴,一只手悄悄地解开了我上衣的钮扣,另一只手紧接着伸了进去,将我那白色的乳罩,一把扯开,然后握住我那绵软而富有弹性的乳房,轻轻地揉捏起来。

    “表哥...不...嗯...不要嘛...”我一面羞答答地挣扎躲避着表哥的攻势,一面本能地扭动身躯,不断地同表哥作象征性的抗拒,试图推开他的手。但表哥还是迫不及待的将我一把抱住,狂热地亲吻着我的嘴唇,同时一手伸到了我的背后,顺着我洁白细嫩的背部,慢慢的摸了下去,然后乘我不注意时,巧妙地解开了我的乳罩拉扣,带子一松,我的乳罩立刻掉了下来,两个富有弹性的乳房,顿时呈现在表哥眼前,我不由自主地全身一阵颤抖,嘴里忍不住地发出了轻微地娇喘,软绵绵的娇躯一下子被他按倒在地上,张华的双手,也动得更加激烈了。

    我又爱又怕,低吟道:“表哥...你...你坏死了...不要...”我一面用手无力地推阻着表哥,一面想要去重新戴好乳罩,可是表哥那里能容我反抗,立即扯下了我的乳罩,然后双手握住我那两个白腻丰满的乳房,头一低,便张嘴含住了我的一个乳头,并在乳头四周轻轻地吸吮,细细地舔弄。

    “啊...表哥...哼...你别舔...”我不由地全身颤抖着,一股强烈地性刺激,从我乳房中央直达大脑,“表哥...把嘴张开...我受不了啦...表哥...不行...我...”我羞答答地对表哥说。“徐萍,你怎么了?别扭!让哥哥我好好地亲一会!”表哥就势把我压在草地上,将我紧紧地抱住,一张火烫火烫的脸,偎靠住我的粉脸,手在我的身上来回不停的搓摸着,渐渐地,表哥的手又往下摸去,轻快地解开了我的裙腰带,然后迅速地抄起我的裙子,在我那粉红色的三角裤边缘,摸索进入。

    我只觉我非常害羞,毕竟我还是一个处女,从来没有被男性触摸过阴部。当表哥将手插进我那长满黑色阴毛的处女地,触摸到我丰腴的阴唇时,我连忙夹紧双腿,呼吸急促地说:“表哥...不行...你别把手弄进去...”

    可是这时我已全身软绵无力,再也无力反抗,不禁轻声说道:“表哥呀,你要干什么?我...哎呀...唷...我怕...”“徐萍! 别怕!让我摸摸嘛!”表哥边说边将手指在我长满阴毛的阴部来回地轻抚揉按,不时捻弄一下我的阴蒂,使我整个阴户就像一盘刚出笼的包子,热乎乎的,阴道内骚水直流。

    我的心乱极了,刚想阻止张华在我小骚上胡乱揉摸的手时,他又狂热地同我亲了会嘴,便又一下子叨住我的乳头,拼命地用嘴唇吸揉着。我躺卧在表哥的臂弯里,无限柔情的说∶“表哥...嗯...人家怕...别...别弄破我...处女膜...”我的一只手紧紧的搂住了表哥的脖子,另一只手也伸到他的西裤里,偷偷地触摸到表哥那粗壮地阴茎,正坚硬的挺竖着,我连忙伸手握着表哥那“咚!咚!”直跳的阴茎,火烫火烫的,就在这触摸之际,我心中突然产生一股熊熊的欲火,只觉得自己目光迷蒙,神魂荡漾,粉颊发烫,娇躯不停地颤抖着,口中不断发出淫荡的呻吟。

    “喔...真舒服...嗯...哼...哼...啊...哎呀...我的小痒...我受不了...哎呀...”一股幸福的冲动,使我下意识地呻吟起来,阴部也产生了强烈的颤动。我用力地夹紧双腿,但现在要阻止表哥手指的入侵,已是无补于事了,骚水失控地从我处女的阴道中渗出...

    少华慢慢地将我薄纱似的三角裤,拉到了我腿弯处,然后分开了我雪白丰腴的大腿。我的立刻呈现在少华眼前,表哥可以清楚地见到:在我大腿中央是两片鲜红色的、丰满肥大的大阴唇,在湿润发亮的大阴唇里面,是嫩红的小阴唇和窄窄的阴道洞口,在阴唇的交会处,一颗因动情而充血膨胀勃起的阴蒂,正剧烈地颤抖,阴道中还源源不断地分泌出清香的处女淫液。表哥少华忍不住赞美说:“徐萍!你的好漂亮呀!怎么会湿成这样呢?我可要好好地玩一玩!”我咬紧牙关,想尽量压抑住性欲的冲动,但怎么也阻挡不了那一股不知从何处深涌而至的快感,终于我忍不住“啊!”地叫了一声,挣扎的身躯也逐渐缓和了下来。然尔表哥的攻势却丝毫没放松,他在尽情品尝了我两颗乳头的美味后,又一路沿着我诱人的曲线吻了下来,不停地用舌头在我那迷人的肚脐眼上,一舔再舔,让我骚痒难忍。最后,表哥用两手拨开我修长的大腿,将整个脸埋入了我长满黑色阴毛的处女地,再次用他的舌头,在我湿润的阴唇及阴道洞口上舔了起来,我的阴道一阵阵地骚痒不止,不禁忍不住不停地扭动着白嫩的屁股。“啊...表哥...痒死了...妹子里面...痒...”我实在难以忍受阴部的骚痒,不禁轻声媚叫。“小萍!要不要我替你搔搔痒。”表哥温柔的对我说道。“嗯...要嘛...快,我要嘛...痒...表哥...妹子...被你摸得...全身都难受...”表哥只惹得我娇声啼泣不已!这时,我真的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了。表哥看到我难受的样子,将我扶了起来,然后用手指分开我的两片阴唇,不时地在我的阴蒂上一按一捏,嘴含住我的乳头,轻轻地吸,微微地咬,立刻,我的那粒小小的乳头,又挺硬了起来,表哥干脆又把我薄纱似的三角裤也脱了下来,手在我那丰腴肥美的阴唇上游移行走。我紧紧地搂着表哥,轻声细语地说:“表哥...妹子...怕...人家还是...处女...表哥...我怕呢! ”表哥温柔地同我亲了个嘴,说:“徐萍!不要紧的,别怕,我知道你还是处女,不过我只是摸一会,没有关系,妹子别怕,哥摸得你舒服吧? ”“舒服极了,表哥,你真好!”我点了点头,全身无力地靠在他的身上,任他肆意摆布。不一会,我那丰满肥大的阴唇便被他玩弄得更加湿润了,表哥用手抚摸着我那雪白的大腿,不停地来回摸着,他一会儿用手摸我那湿润的阴唇,一会儿又用手,在阴唇内来回的滑动,时而抓住我的阴毛,时而又用手指捏住我的阴蒂。我的心随着张华那刺激我阴部的手,激烈的跳动着,兴奋地喘不过气来。全身的血,仿佛都集中在阴壁上,马上就要涌出来似的。我浑身无力的抬起头对张华说:“表哥,我不是在做梦吧?”表哥对我笑笑说:“好妹妹,你不是在做梦,我爱你都爱得有些发狂了。难道你不明白我的心吗?”接着,他的手又在我的乳房、大腿及阴部狂摸。我那湿润的阴道,有时好像小蚁爬行,有时宛如细蛇蠕动,使我性欲难忍,而表哥那不老实的手指,迫开阴道口的紧闭肌肉,在我的呼痛声中,插入我那从未有人到过的神圣地方--处女的阴道。

    表哥轻微地在我充满淫液的阴道内,缓缓抽送着手指,不停地捣呀、弄呀、掏呀!直弄得我整个身体颤抖不已,纤细的娇躯挺直着,凑合着手指的攻势,欲仙欲死地轻摆着肥嫩的屁股,迷失在性爱的极度快感中。

    在不知不觉中,我竟然沉迷在极度的性快感里,慢慢地睡着了。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,当我醒来时,只觉得我的阴道有些发涨,似乎有什么东西插着里面,睁眼一看,表哥正冲着我傻笑,而他的手指,还插在我那湿润的阴道里,顿时,我的脸发热发骚,极不好意思的将他的手,从我湿润的阴道里拔了出来,我只觉得我的阴部湿乎乎的,阴唇两边的阴毛上,沾满了从阴道里流出的淫液,随着他的手指流出的淫水,弄湿了一大片裙子。我惊讶地说:“表哥,你看哪,弄得人家流了这么多什么呀。”

    张华笑了笑说:“没事的,徐萍,那是你阴道里的淫液。每个女孩子在发骚时都会流的。特别是当女孩子要同男人性交时,她流的淫液就会更加多!表妹!下次我们性交时,你阴道里的骚水一定会很多很多的!”我非常害羞地轻轻打了少华一下说:“乱说!”

    “乱说什么?我可是在说实话!难道说你阴道里的淫液不多吗?来,让哥替你擦擦!”说着,伸手抓起我那粉红色的三角裤,让我叉开大腿,替我擦拭流出来的淫液,擦的时候,我充血的阴蒂“突突”地跳得更加过瘾,于是我更加兴奋,淫水也一股接一股地从阴道流了出来。这时,少华见我阴道里骚水直流,知道我已性欲高涨,便对我淫荡地说道:“表妹!怎么啦?骚得那么历害,骚水还不多呢?让哥替你去去火吧!” 我害羞地点点头,于是表哥他又让我躺在地上,将我全身衣服解了个干净,初时,我还有些不好意思,可我的心里和我那细嫩的肉体,真是巴不得呀!我躺在冰凉的草地上,性欲的冲动,更让我想同表哥进一步的发展下去,共同尝试一下男女间性交的感觉。

    少华掰开我雪白地大腿,扒开两片肥美而湿润的阴唇,在我湿润的阴道四周,是浅浅嫩红色的小阴唇,非常温暖,阴洞紧窄!表哥在不禁赞叹造物主的神妙的同时,感到手指被我的阴道紧紧的裹住,在往前面的嫩肉,就是我保存了十八年的处女膜了!真是神奇呀,造物主特地为女人制造了这么一个标记,难道就是为了要增加女人第一次的价值?

    张华在查看了一下我的小骚之后,便开始用他的舌头舔弄我湿润的阴唇,同时,他又扒开阴唇,刺激我的阴蒂和阴道口,这时,我的骚水从阴道里大量流出。这让我更加兴奋,觉得表哥这样做,还不够劲,还不能满足我高涨的性要求,我此刻迫切地想要他强壮的阴茎,深深地插入我湿润的阴道,或许他会觉得我是个放荡的女孩,但我就是想要,我也要享受那种飘飘然的感觉。就这样,我全身一丝不挂地躺在他怀里,任他随意摆弄、欣赏。夜静极了,我那丰满而富有弹性的乳房和那长满黑毛的软嫩阴部,任他开心摆弄着,突然,张华双手紧紧的把我抱住,伏下身来,用嘴又一下子猛的吸住了我的乳头。真过瘾!一股暖流传遍全身。

    我情不自禁地双手抱住表哥的头部,将它使劲地按在我丰满的乳峰上,不停地磨擦,表哥在亲了一会我的乳头后,便开始狂亲我的阴部,并用舌头挑开我覆盖在阴唇上的阴毛,用牙齿轻轻咬我那早已膨胀“突突”跳动的阴蒂,然后又用手指去揉弄我那勃起的阴蒂,每触摸一下阴蒂,我的身体就颤抖一下,口中不时发出淫荡的叹息,张华见我如此快乐的样子,更是变本加厉地揉弄。我娇喘呼呼挣扎着,一双丰乳迷人的抖荡着,满脸羞红,双手分别掩住丰满的乳房与两腿之间丰腴的阴部:口中妖艳地叫道:“喔!坏...坏哥哥...不...不行...求求你不...不要了...”此时,我春心荡漾、浑身颤抖不止,边挣扎边娇啼浪叫,那甜美的叫声太美太诱人!表哥拉开我遮羞的双手,那洁白无瑕的肉体,赤裸裸地呈现在张华的眼前,身材非常均匀好看,肌肤细腻滑嫩、曲线婀娜,看那小腹,平坦嫩滑、肥臀光滑细嫩,是又圆又大、玉腿浑圆修长!我的阴毛浓密而乌黑,长长的阴毛将那十分迷人遐想的小骚,整个掩盖得满满的,若隐若现的两片鲜红的阴唇上,沾着湿淋淋的淫水,一张一合的动着,就像我脸蛋上的樱唇小嘴,同样充满诱惑。

    表哥将我雪白浑圆的大腿分开,用嘴先亲吻了一会小骚,然后又用舌尖舔弄我的大小阴唇,最后用牙齿轻咬我那小如米粒的阴蒂头。“啊...啊...大...大色鬼...你弄得我...我难受死了...你真坏...”我被表哥舔得痒入心底,阵阵快感如电流般地阵阵袭来,于是我不停地拼命将我的肥臀左右扭摆,往上挺动着,同时双手紧紧抱住的表哥头部,发出喜悦娇嗲的喘息声。“啊...表哥...我受不了...哎呀...你舔...舔得我好舒服...我...我要...要丢了...”我止不住地浪叫。表哥用劲地吸吮、咬舔着我湿润的阴唇,一股热烫的淫水,已像溪流般地从阴道中潺潺而出,强烈的性刺激,令我全身颤动,于是我弯起玉腿,把肥臀抬得更高,使小骚更加高凸,让表哥能更彻底的舔食我的淫水。此刻,我真把握不住自己的情感了,性交的欲望在我全身回荡着,阴道内更痒,憋得我浑身不断抖动,淫液一股一股的从阴道内涌了出来,沾在表哥的嘴上和胡子上,而表哥嘴对着我的阴道洞口,使劲吸着从阴道内流出来的淫水,我感觉到全身就像触电般的发麻,一阵强烈的快感直冲脑海,似乎马上就要达到了性高潮,不禁叫出声来:“啊...不行了...人家要...出来了”说完,身体弓了起来,阴道向撒尿一样地流泄出乳白色的液体,把表哥的手弄得湿淋淋的。

    当高潮过后,我依偎在张华的怀里,而头一次看到女人高潮的张华,则惊讶地看着他怀中娇喘嘘嘘的我。 休息了一会儿,我温柔地在张华的脸上轻吻了一下,娇媚地说:“表哥,你真厉害,我刚才被你弄得好舒服,好舒服!表哥,你有没有玩过女孩子?”表哥听了埋怨地说:“表妹!我确实没有玩过女孩子,信不信也只好你自己确定吧,不过你是舒服了,可是我下面却硬地难过死了,你也要让我舒服一下,这样才公平吗!”说着表哥拉着我的手,放进他的裤裆中去,我当然知道表哥是要我摸弄他的阴茎了,于是就非常羞涩地从表哥内裤里掏出那他条热腾腾紫红色的阴茎,用柔若无骨的纤手握住,轻轻地爱抚。这时候我才注意到,表哥粗壮地阴茎正愤怒地翘着,于是我怜惜地握住张华粗大的阴茎,轻轻且慢慢地上下搓动阴茎的包皮,另一只手则轻轻地揉摸表哥阴囊里的睾丸,张华似乎感觉到自己的全身有说不出的舒爽,不禁闭上眼睛张开口,静静地享受被我摸弄的乐趣。我轻笑着说:“表哥!现在我给你一点特别的服务!”说完,我的手就越来越厉害,我并不直接去刺激表哥的阴茎,而是用指甲尖去轻轻刮阴茎下浮出的那条筋,刮得表哥又痒又舒服,然后,更进一步温柔地揉弄他的阴囊,让两颗睾丸在袋里滑来滑去,表哥极爽地闭上眼睛,而粗壮地阴茎也就更加地膨胀,龟头也分泌出润滑的液体,弄得我的玉手又黏又滑,不禁低声笑着对他说:“表哥!怎么搞的?你也忍不住啦,我看你的鸡鸡也能流出那么多水呀,谁让你刚才把人家搞得那么难过啊!”表哥一把将我搂在怀里,捏了捏我乳房后,又亲了个嘴说:“表妹!你别得意,今天我一定要好好治治你,把你的小骚狠狠地几次,不过,现在你先得帮我口淫一下!”我满腔疑问地说:“表哥,什么是口淫呀!我不知道该要怎么做。”表哥淫荡地笑着说“徐萍!你实在是太单纯了,怎么连口淫都不知道呢?就是用你的漂亮的小嘴,舔舔我下面的大鸡巴啊!”我啐了表哥一声说:“表哥!你好坏,你怎么叫我用嘴去舔你小便的地方,好呕心啊!”“不会的,男人都喜欢女人舔吸他的阴茎,那会让我的阴茎好舒服的,而且在你习惯以后,就会觉得男人的鸡巴,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了!”表哥更加放肆地对我说。没有办法,我只好柔媚的对表哥说:“好嘛,我帮你舔就是了,唉!你真是我命中的克星,那你要教我怎么做!”说完,便用白嫩纤细的小手,握住表哥粗大的阴茎,微微地从樱桃小嘴中伸出舌尖,去舔弄龟头上的小孔,只觉得从马眼流出来的润滑液,有一种腥腥的味道,但并不难吃,接着,又听从表哥指示,用舌尖去舔表哥的龟头与包皮之间的环沟,然后将心爱表哥的那根又湿又滑的阴茎,含进我艳丽的小红唇中。表哥怜惜地拨开我头上乌黑的秀发,看着我泛起红晕的娇媚脸蛋,欣赏着我艳丽的小嘴含着阴茎的媚态,而我侧用丝丝的媚眼看着表哥,是否满意我俩的第一次的口交。张华紫红的龟头上沾满了我的口水,显得更加光亮。

    这时,表哥抱着我香气袭人的温软肉体,不停地拽动着阴茎,而我侧缩紧面颊,上下不停地摆动头部,让表哥的阴茎,在我艳红的嘴巴里进进出出,同时用手刺激表哥阴囊里的睾丸,让那二颗睾丸在我柔软的手中滚动。终于,张华在极度舒爽下,急速喷出了浓稠的精液。

    我一直含着表哥雄壮的阴茎,让强力的精水打在我的喉咙中,一直等到精液射完,阴茎抽搐停止,高潮退尽后,才意犹未尽地抬起头来,吐出软缩小了的阴茎,然后用非常妖媚的神情,将口中的精水咽了下去,而鲜红的嘴唇边残存的精液,则缓缓地顺着口角向下流去。

    休息了一会,表哥慢慢地扶起我,抱着我香气袭人的温软肉体,笑迷迷地看着我泛起红晕的娇媚脸蛋,然后将唇贴上我刚舔过他鸡巴的红唇,狂热地亲着我,同时不停地傻笑着说:“小萍!我亲爱的表妹!我爽死了!你口交的技巧太棒了,真让我舒服极了!”

    我羞红了脸,啐了表哥一口,说道∶“你笑什么嘛!人家刚才还不是被你舔得好舒服!才要回报你呀!”说着,伸手握住表哥的鸡巴,用力捏了一把。“哎呀!死妹子,想要哥的命根子呀!那哥还怎么你小骚呢?”表哥装腔作势地说。“啐!啐!啐!那个想要你...”我骚浪地娇呼道。“死妮子,看我怎么治你!”表哥边说边动手将我压倒,分开我雪白浑圆的大腿,手握住鸡巴,先用那大龟头在我的阴道洞口轻快地研磨,然后又刺激我阴蒂,直磨得我骚痒难耐,不禁娇羞地呐喊道:“好哥哥!别再磨了...小痒死啦...快...快把大鸡巴插...插入小...求...求求你...快点我的...你快嘛...”

    表哥看我那淫荡的模样,知道我已处于极度兴奋的状态,急需要大鸡巴来一顿狠猛的抽插,方能一泄心中高昂的欲火,于是更加研磨我湿淋淋的阴道洞口。“死张华...我快痒死啦...你...你还捉弄我...快...快进去呀...快点...嘛...”我骚浪的娇呼着,内心是多么希望他能马上把那粗硬的阴茎插入我阴道内,猛插几下。可是他没有这样做,只是拼命地抱住我亲了又亲。

    过了好一会,表哥抬起头来对我说:“好妹妹,你是不是想尝试一下性交的滋味?我也想同你性交,书本上说性交的过程真正美极了,很是过瘾,很是醉人,但是,今天太晚了,再说我也不想在野外占有你的初次,好妹妹,你的处女膜应该在新床上被我掉,今天我们回家吧!明天我们一定尝试一下性交的乐趣,好吗?”我真感到扫兴,表哥这样说,我又有什么办法?于是便用手擦了擦我乳房上表哥的口水,又用三角内裤擦了擦我阴部湿淋淋的淫液,心里说:“哎!白白地流了这么多骚水呀!”我忙把衣服穿好后说:“表哥,我们走吧,明天我们再来!”表哥抬起头,由草地上爬起来,马上穿戴整齐后,揽住我的腰,互相搂抱着走出了漆黑的树林,向着植物园的大门走去。在植物园门口,表哥看了一下表,已是午夜两点多钟,他把我送到家门口,又紧紧地搂住我亲吻了一阵,这才同我说再见。这是我第一次贴,希望大家给我支持!

  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